News
公司新闻
im体育_1948年军官太太惨遭六人奋力维权终将六案
发布2021-08-19 03:55点击174次

  在所有的刑事犯罪行为中,性侵案是比较特殊的一种,因为案件大多隐秘,举证难取证难;同时性侵案也是最让人切齿的一种,因为会给女性带来长期,甚至终身难愈的伤痛。

  世俗习惯思维对女性的歧视和不公,也让许多遭遇性侵的女性对维权望而却步,选择屈辱的忍受;但也有很多女人在侵害面前选择奋起抗争。

  1948年秋,发生在武汉陆军总医院的六人轮奸案,受害者陈愉,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妇女——国民党整编第九师上校团长楼将亮的太太,就选择了维护女权、奋起抗争,并最终胜利。

  1948年九月九日,虽然仲夏已过,初秋来临,但素有火炉之称的九省通衢武汉,依然炎热难耐。

  即便已是深夜2时,空气中仍然没有一丝凉意,闷热混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消毒水的气味。

  这里是武汉国民政府陆军总医院。这里不仅有顶级的医疗设备,高水平的医生,而且所有住院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。

  住在该院内科11号病房的患者,是国民党陆军整编第九师运输大队长、上校团长楼将亮。他因严重的肺结核入院治疗。

  和楼将亮一起入院的,还有他年轻的妻子陈瑜,和两个年幼的孩子。楼将亮之所以有这样特殊的待遇,是因为楼将亮病情严重,为了更好地照顾他,因此院方特准夫人陈愉和两个孩子陪同入院。

  楼将亮和陈愉都是浙江诸暨人。陈愉性格温和、美丽端庄。她日夜忧心丈夫的病情,所以秀美的眉头总是微微皱着,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却尽显江南女子的风韵。

  楼将亮患的是传染病,陈愉rig0宇既要照顾丈夫,让丈夫感受到家庭温暖,天伦之乐,还要防止两个年幼的孩子被传染肺结核,其辛劳可想而知。

  或许是因为换了新的环境不适应,或许是武汉的秋老虎太炽烈了,八个月的幼子入院后,作息时间有些颠倒,总是日睡夜醒。

  好不容易哄睡了孩子,陈愉看了看腕上的坤表,时针已指向了凌晨一点多,陈愉抚了抚酸痛的腰肢,拿起脸盆走向水房。她还要清洗一家人换下的衣服。

  水房中清凉的自来水让陈愉感到了些许轻松和快意,她在水房中肆意地挥霍着,清凉的自来水洗干净了全家人的衣物,也将陈愉身上粘腻的汗水洗涤干净。

  这是陈愉每天最自由惬意的时刻。这一刻的陈愉是轻松的,快乐的,因为一中天也只有此刻,才是真正属于陈愉自己的,其他时间她的角色是母亲和妻子。

  洗漱完毕,一身清爽的陈愉准备回病房休息,她小心地放轻了脚步,她知道此时医院中的病人和家属都进入了梦乡,她不想打扰到他们。

  可善良的陈愉怎么也不会想到,其实有几双罪恶的眼睛早就盯上了她。他们是住在17号病房的国民党联勤总部,第九补给区中校崔博文,少校军医曾立民,少校副官石磐,上尉军医凌志同,汉口市警察局督察员查大钧和武汉某大学学生袁尚质。

  这六个人和楼将亮一样,以肺结核入院。不同的是,楼将亮是真病,而他们是装病、轻微病。

  当毫无防范的陈愉走到17号病房门口时,虚掩着的房门突然被猛地拉开,里面窜出几个黑影,扑向了陈愉。

  惊悚之下的陈愉还没来得及下意识地惊叫,就被其中一个黑影狠狠地按住了嘴巴。随即被迅速拖进了17号病房。

  陈愉手中因惊慌而掉落的脸盆,也被另一个歹徒凌空接住。没有发出应有的、刺耳的撞击声。

  被拖拽进17号病房的陈愉虽然拼命挣扎,但在六个披着人皮的禽兽面前,陈愉的反抗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毫无效果——就在十七号病房的地板上,国军上校之妻陈愉被轮奸了。

  整个施暴过程中,陈愉的嘴巴因为被歹徒塞满了棉纱,而未能发出呼救之声;能发出的,只有悲怆的呜咽声,而这,又被紧紧关闭的房门阻隔了。

  很多年以后,陈愉都回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拖着饱受摧残的身体,从17号魔窟走回11号病房的。

  她只是清晰地记得施暴后,歹徒对她发出的威胁: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不许告诉任何人,否则杀死你们一家四口。

  走进11号病房后,陈愉下意识地迅速锁上房门,随即瘫软在地。丈夫重浊的呼吸和两个孩子平稳的呼吸声,那么熟悉,那么妥帖,那么让人安心,在这温馨的氛围中,陈愉的思维渐渐恢复了。

  此时陈愉似乎才真正意识到,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。随即,屈辱如潮水般涌上陈愉心头,心里的痛很快盖过了身体的伤痛。

  歹徒的威胁犹在耳畔,丈夫病重,预后难料;两个孩子嗷嗷待哺,故乡远在千里之外;战争局势瞬息万变,每况俱下,脚下路在何方?

  屈从于歹徒的胁迫,打落牙齿和血吞吗?想到歹徒丑恶的嘴脸和自己遭受的残暴蹂躏,陈愉rig1玉秀美的双眉紧锁,眼中凝聚起一团坚定,不,绝不!

  27岁的陈愉生活在中国内忧外患,风起云涌的年代。青年时期的陈愉曾经也是一名热血爱国青年,在如火如荼的抗战年代,她也曾跟随同学、老师上街游行,散发传单,为抗战呼号。

  婚后,在丈夫楼将亮的身边,更是耳濡目睹熏陶了行武之气。陈愉虽是女流之辈,但并不是毫无见识的女流之辈。

  中国14年抗战从弱转强的过程,是陈愉亲眼看到的。陈愉知道,面对强暴,面对侵犯,隐忍是没有用的,退缩是没有用的;只有抗争才是唯一改变命运,拯救自己的途径。

  陈愉缓缓站起身,忍着刺骨的疼痛,站到镜前,打量着面目全非,满身伤痕的自己,眼泪如断线的珠子,扑簌簌地滑落下来。

  陈愉满心愤怒,她很想大声嘶喊,高声痛哭,但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,因为在她身边的,是她要保护的,要照顾的亲爱的家人。

  陈愉换下被歹徒撕扯得凌乱、破碎的旗袍,细细包好,拉开门——属于她的战斗开始了。

  蓬头垢面,满身伤痕的陈愉,带着被歹徒撕坏的旗袍,来到陆军医院的院长室,找院长蔡善德和训导长刘家桢二人反映自己昨晚的遭遇。同时要求院方立刻给自己验伤。

  堂堂国民政府的高级医院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丑恶事件,院长蔡善德又惊又怒。他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,是立刻将那六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抓起来,关进大牢接受审判。

 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。因为他对17号病房的六个所谓病号太熟悉了,这六个人都没有严重到应该住院的疾病。

  他们之所以住进陆军总医院,为的就是逃避战争。1948年正是国共交战如火如荼的时刻,国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参加战争就意味着可能牺牲,所以那些有能力,有关系的人都想方设法地逃避战争,远离前线。

  这是17号病房中的四个军人住院的真正原因。另外两个“病号”不是军人,也不是因病住院,而是关系户,因其他原因住院。

  内科病房中,其他病患都在用全力与病魔抗争,而17号病房的六位所谓病号,却整日精力充沛、百无聊赖、无所事事。

  他们每天的主要“工作”就是看电影画报,猥琐地谈论女明星,女病友和女家属,或者骚扰查房的小护士。

  想到这一层,院长蔡善德的心思,悄悄发生了变化,他和同样心怀鬼胎的训导长刘家桢对了下眼神,从宽大舒适的办公椅上站起来,亲切地让陈愉坐到沙发上。

  训导长刘家桢甚至还亲自拧了一块热毛巾,让陈愉擦拭脸上的血迹和污痕,但陈愉拒绝了,因为她知道这是证据。

  院长蔡善德和训导长刘家桢不谋而合,为了维护陆军总医院的声誉,保住乌纱帽,他们决定采取“拖”的办法。

  看到陈愉态度稍有缓和,他们趁机要求陈愉先不要声张。im体育年轻的陈愉怎么知道两个官场老油条心里的弯弯绕?她答应了。

  相信院长和训导员会为自己做主的陈愉,离开了院长办公室。当然,她带走了那件被歹徒撕坏的旗袍。

  满心期待调查结果的陈愉,没有等到任何消息。而她经过17号病房时却发现,有人在清理17号病房!

  17号病房内的床单、被褥、草垫子被全部更换——而且是奉院长之命!不仅如此,罪犯之一石磐的勤务兵陈松连,还将犯罪现场的地板用水多次冲洗。

  眼前的一切让陈愉不敢相信,堂堂国民政府高级医院竟然如此龌龊!陈愉知道自己受骗了,她立刻再次冲入院长办公室。

  陈愉严厉质问院方为什么毁灭罪证?孙明不以为然地对陈愉说:这是为她好。这种事传出去,丢人的都是女人。事情已经发生,最好和平解决。

  孙明提议让六个罪犯对陈愉进行经济补偿。孙明还无耻地对陈愉说,你已经生了两个孩子,这事对你也不是大事。。。。。。还不如息事宁人,得点实惠。

  院方的丑恶嘴脸让陈愉难以置信,她义正词严地拒绝了院方的所谓调解方案。要求院方立刻为自己验伤,否则就要去军法处申诉。

  害怕事件闹大的院方不得已答应为陈愉验伤,但一拖再拖。直到9月11日上午10时,也就是案发32小时后,才给陈愉验了伤。

  离案发时间过去了数十个小时,轮奸案的很多关键证据都消失了。但在陈愉身上,还是验出了大大小小20余处伤痕,从面部、颈部到隐私部位,几乎遍布全身。

  拿到验伤报告的陈愉知道,虽然差强人意,但她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证据,冤情能否得雪,就看自己的意志了。

  同时陈愉也知道,丈夫重病卧床,两个孩子尚且年幼,她一个弱女子,不能独立完成雪耻一事。

  因为她不想一生活在屈辱中。同时她也相信,相濡以沫多年的丈夫楼将亮会相信自己,支持自己。

  妻子陈愉的异样,已经被卧病在床的丈夫,国军团长楼将亮发现了。看着丈夫关切询问的目光,陈愉再也忍受不住,她声泪俱下地将凌晨发生的罪恶告诉了丈夫。im体育_

  看着妻子满面的泪痕、浑身的伤痕和触目惊心的验伤报告,想到妻子遭受的凌辱和痛苦,楼将亮目眦尽裂,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。他恨不得立刻亲手将六个禽兽正法。

  但楼将亮随即冷静下来,一则身染重病的他力不从心,二则这件事诉诸公法要比私相报复更有意义。

  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。身心倍受摧残的陈愉得到了丈夫的理解和支持。经过对事件的梳理,陈愉、楼将亮夫妇判断,院方言之凿凿的所谓调查,所谓伸张正义,不过一纸空文。

  在丈夫的支持下,陈愉带着验伤报告和撕坏的旗袍,来到国民党武汉军法处申诉。

  投诉无门的遭遇,让陈愉、楼将亮夫妇感受到了巨大压力——六名罪犯背后,有强大的关系网。

  万般无奈的陈愉向军法处作了控告后,又先后到浙江旅乡同乡会、汉口市参议会、武昌市参议会、湖北省参议会等机构进行控诉,寻求帮助。

  乾坤荡荡,堂堂陆军总医院竟然发生这样人神共愤的惨案!汉口市妇女会委员听闻陈愉的控诉后,立刻召开紧急会议,支持声援陈愉。

  妇女委员偕陈愉求见当时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,陈述案情;妇女会致电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和李宗仁夫人郭德洁,报告案情,为陈愉伸冤;武汉著名律师张显荣、刘瑞禾、张楚信主动免费担当陈愉的法律顾问。

  武汉知名记者商若冰得知此事后,采访陈愉,将此事以巨大篇幅发表在《正风报》上。

  一时间舆论大哗,全国皆知。陈愉在武汉陆军总医院,惨遭六人轮奸的悲惨遭遇几经发酵,上达天听。

  当时国民党在华北战场战事不利,陈愉被辱事件传到前线后,前线官兵更是义愤难平、军心涣散。

  但六名罪犯并不甘心就戮,他们动用背后强大的关系网,负隅顽抗:其中最险恶的是指使一名护士将陈愉、楼将亮年仅四岁的儿子带出医院,失踪时间长达4天。

  罪犯家属还公开召开茶话会,信口雌黄;宣判之前,被告家属连续三天花巨资,在武汉各大报上刊登《被诬家属崔钟秀贞等敬告各界书》。

  他们诋毁诽谤陈愉,说陈愉因为丈夫身染重病,恐将不治。她怕将来生活窘迫,所以自编自演了轮奸案件,意图讹诈。意图混淆视听、左右舆论。

  道高一尺,魔高一。,虽然六位罪犯和他们身后的保护伞,使出浑身解数混淆视听,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主流媒体的导向和广大群众的舆论,始终坚定地站在了受害者陈瑜一边,给了陈愉巨大的鼓励。

  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。武汉陆军总医院轮奸案件的惨烈,歹徒的嚣张,院方的偏私,司法的不公,激起了极大的民愤,也引起了人心向背。

  随着轮奸案的持续发酵,关键的证人、证言逐渐浮出水面——陆军总医院训导员朱恢肆作证:他曾亲眼看到、听到医务长孙明和罪犯之一的凌志同,在办公室密商对策;

  另一罪犯石磐的勤务兵陈松连也作证:案发当日,他因天气炎热睡在走廊里,亲眼目睹案犯将陈愉拖拽进17号病房。同时陈松连也证实,他奉命清理17号病房地板时,看到了犯罪证据。

  天助自助者。在陈瑜的坚持抗争,各界善良人士的无私援助下,这件令人发指,但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因罪犯有强大社会能量和巨大保护伞,而一度扑朔迷离的案子,终于昭然于天下。

  六名罪犯经法院三次审理,最终对崔博文,曾立民,石磐,凌志同四人,判处死刑,剥夺公民权利终身;非军人身份的查大钧,袁尚质也被地方法院判处死刑。

  随着数声清脆的枪响,六名手段残忍、色胆包天、罪大恶极的罪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回到了他们最好的归处——地狱。

  结语:上校军官太太陈愉在武汉陆军总医院被轮奸一案,向广大的女同胞彰显一件事:面对犯罪行为,面对侵害,躲避是没用的,软弱怯懦、息事宁人只会招来更严重的伤害。只有奋起抗争才是保护自己,彰显正义的最好办法。

本文由:IM体育 提供

深圳市IM体育智能系统有限公司版权所有,邮箱:128766082@qq.com
网站地图
登录
注册